经典语录大全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经典语录

本页收录的《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经典语录/《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经典语句/摘抄作者为白落梅,通过这些《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语录可以了解白落梅作品《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的特色。如果您喜欢白落梅的《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这部作品,请通过正规渠道购买正品图书。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曾经说好生死与共的人,到最后老死不相往来。岁月是贼,总是不经意偷去许多,美好的容颜,真实的情感,幸福的生活。也许我们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但也不必干戈相向。毕竟谁都拥有过花好月圆的时光,那时候,就要做好有一天被洗劫一空的准备。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完。倘若不慎走失迷途,跌入水中也应记得有一条河流叫重生。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那么,别来找我,我亦不去寻你。守着剩下的流年,看一段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那年梅花,已不知遗落在谁的墙院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

我始终相信 走过平湖烟雨 岁月山河 那些历尽劫数 尝遍百味的人 会更加生动而干净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非要等到千帆过尽,才开始知道回头;要等到流离失所,才开始懂得珍惜;等到物是人非,才会开始怀念。

近了,会厌倦;远了,会陌生。不要走近我,也不要离我远去……

有一天,时间会吹散一切,所有的猜疑,所有的迷惑,以及所有的不安都将隐去,直至一尘不染。而那些封存在岁月里的窑酿,也会在适当之时开启,于某个风清月朗的日子,淡淡品尝。

在流年里等待花开,处繁华中守住真淳,于纷芜中静养心性,即可见佛。

人生的终点,不是在山水踏尽时,亦不是在生命结束后,而是于放下包袱的那一刻。当你真的放下,纵算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清风,自在安宁。倘若心中藏一弯明月,又何惧世间迷离。烟火红尘,同样可以静赏落花,闲看白云。

人生应该删繁留简,任世事摇曳,心始终如莲,安静绽放。

醉过才知真味,醒来方觉意浓。

真正的彻悟,不仅是在浮躁中获取安宁,也是从寂寞里得到解脱。不仅是将热忱得以释放,也是让冷落能够平缓。

赌书泼茶,倚楼听雨,日子清简如水。禅的时光,总是寂静无声。窗外风云交替,车水马龙,内心安然平和,洁净无物。如此清淡,不是疏离尘世,而是让自己在尘世中修炼得更加质朴。人生这本蕴含真理的书,其实掩藏在平淡的物事中。返璞归真,随缘即安。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人生的终点,不是在山水踏尽时,亦不是在生命结束后,而是于放下包袱的那一刻。当你真的放下,纵算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清风,自在安宁。

相逢是云聚,离别是云散,都不会影响天空的美丽。

平和是生活的姿态,从容是永恒的情怀。

时光若水,无言即大美。日子如莲,平凡即至雅。

时光越老 人心越淡 曾经说好了生死与共的人 到最后老死不相往来

行吟山水,一梦千年。看过姹紫嫣红,莺飞燕舞;又见竹风穿庭,碧荷生香;看过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又见素雪纷飞,寒梅傲枝。

时光若水,无言既大美。日子如莲,平凡既至雅。品茶亦是修禅,无论在喧嚣的红尘,还是处寂静山林,都可以成为修行道场。克制欲望,摒除纷扰,不是悲观,不是逃避,只是为了一种简单的活法。按住当下,哪怕是一颗狭小的心,亦可以承载万物起灭。

人生的许多过程就是在一场戏中开始,又在另一场戏中落幕的。

人生许多缘分,都是在不经意间觉察到的,看似平淡的凝眸,却意味深长。

每个人开始都是最良善的自己,只因人世久长,经历了太多的事,与太多的人相处,才不再那么慈悲。

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饮尽红尘最后一盏茶汤,出离三千世界,换一世平宁。是迷途知返,是禅定了悟,已不重要。此后寒山石径,乘白驹而行,饮下千江之水,将禅茶品到云淡风轻。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许多人,信步去看一场花事,渡船去赏一湖春水,从一座城到一个镇。一路风尘,有人将闲云装进行囊,有人将故事背负肩上,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属于心灵的原乡,可匆忙之间又忘了来路,不知归程。隐世才女白落梅,以禅意写红尘,以佛法道人生,化云水禅心,入人间烟火。与她共有一剪菩提的光阴,也听她静静地诉说这来往的缘分,俯瞰烟火人间,品静好人生,盼现世安稳.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机遇,无论你选择哪条路径行走,都会有擦肩的过客。红尘之内如此,菩提道场亦如此。在必然的聚散离合里,这些人,有一天都会离你而去。缘深缘浅,时光长短,也只在来往之间。

人生应该删繁留简,任世事摇曳,心始终如莲,安静绽放。就如同万千溪涧,终究要汇入一条河流,潺潺清明,简静安宁。

世间一切情愿,皆有定数。有情者未必有缘,有缘者未必有情。随缘即安,方可悟道。一个人只要看清楚自己,即可辨别无常世界。意乱情迷时,大可不比慌乱,静心坐禅,明天会如约而至。春花依旧那样美,秋月还是那样圆。

茶有浓淡,有冷暖,亦有悲欢。用一颗俗世的心品茶,难免执著于色、香、味,则少了一份清淡与质朴。茶有万千滋味,甚至融入了世情与情感。用一颗出离的心品茶,便可以从容地享受飞云过天,绿水无波的静美。

一盅清茶,喝到凉却。一出戏,看到落幕。一生要修的功课,也会在某个掩卷的时刻,写上结局。

我们每日所看到川流熙攘,凡尘荣辱,其实都只是一场戏。一个修行者要有足够的禅定,才可以走出人生逼仄的路径,看云林绿野,落雁平沙。

在人生的旅途中,有人太早看透,有人又觉悟太晚,到最后,都会回归到终点。感性的人说,先有开始才有结局,豁达的人说,先有结局才有开始。

我们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满衣,只愿光阴简约美好,平淡素净。

时光就像一面明镜,过往是镜中的影子,它真实在,却又无法触摸,将怀旧的人永远锁在回忆中。

那年梅花,已不知遗落在谁的墙院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曾经何时,那些追求青梅柳梦、向往唐风宋月的人,开始只要一茶一书的生活。时光依旧如流,只是行走在时光里的人,迟迟不肯踱步。那些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愁的昨天,也只是刹那惊鸿。

云水无涯,浮世清欢,这珍贵的世间,你来,在这里,你去,还是在这里。那便简单地存在,万物化尘,随喜赞叹。

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地追忆,无论身处怎样的繁华,拥有多少尊荣,有时候,一首老歌就可以将我们带回到过去,重温那一段似水年华。

三生石上种因果,一花一果总关禅。我们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满衣,只愿光阴简约美好,平淡素净。

生的终点,不是在山水踏尽时,亦不是在生命结束后,而是在于放下包袱的那一刻。当你真的放下,纵算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风清,自在安宁

永远没有最早,永远没有最晚。

阳光可以将美丽过滤,却不能将其蒸发;清风可以将旧梦拂醒,却不能将其湮没。

短暂的别离是为了另一段相逢的惊喜,永远的别离是人生一种无言的美丽。

始终相信,禅是一种意境,有些人用一生都不能放下执念,悟出菩提。而有些人只用了一盏茶的时光,就从万象纷纭中走出,绽放如莲。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找一方明净天地,执手相依,笑看风云,如此才不辜负一世的美好辰光。

那时年少,一心只想着走出水乡的那座石桥,从此做个奔走天涯的过客。

生命原本就是一个谜,而我们不必在行走的开始,就去猜测最后的谜底。只要循着春秋的印痕,将漫长的过程填充,来完成生活给予的使命。那么,纵然渺小得如一株草木、一只蝼蚁、一粒尘埃,都可以彻悟人生的主题。

每个人,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无论那座城是宽阔还是狭窄,是繁华还是冷清。只要城里居住着自己牵念的一个人,一段记忆,一片风景,都会为之一生停留。

浮生梦幻,皆为泡影,如露如电,似雾似烟

信步去看一场花事,渡船去赏一湖春水,从一座城到一个镇。有人将闲云装进行囊,一路风尘,有人将故事背负肩上,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属于心灵的原乡,可匆忙之间又忘了来路,不知归程。以禅意写红尘,以佛法道人生,画云水禅心,入人间烟火。与她共有一见菩提的光阴,听她静静地诉说这来往的缘分,俯瞮人间烟火,品静好人生,盼现世安稳

光阴弹指而过,当年在意的得失、计较的成败,都成了云烟过眼。任何时候,彼岸都只有一步之遥,迷途知返,天地皆宽。

千万人之中的相遇,不能太早,也不能过迟,直到握着彼此手的那一刻才恍然,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有人将闲云装进行囊,有人将故事背负肩上。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属于心灵的原乡,可匆忙之间,又忘了来路,不知归程。

一切有情,皆为过往。在烟云弥漫的路口,什么话都不必多说。告别之后,再也不要回头。转身的刹那,请一定忘记,我们曾经重叠过的那点时光。

花开见佛,佛在哪里?万亩凋零的旷野,一株绿草是佛;宁静无声的雪夜,一盆炭火是佛;苍茫无际的大海,一叶扁舟是佛;色彩纷呈的世相,朴素是佛;动乱喧嚣的日子,平安是佛。何时见佛?在流年里等待花开,处繁华处守住真淳,于纷芜中静养心性,即可见佛。

岁月更替,许多景物都换了新颜,可流光却无法冲淡一丝过往的记忆。然而记忆也是吝啬的,只给经历过的人拥有。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一山一水,一朝一夕。奔波忙碌一生,汲汲营营一阵,最终每个人渴望的都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人生的终点,不是在山水踏尽时,亦不是在生命结束后,而是于放下包袱的那一刻。当你真的放下,纵算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清风,自在安宁

清凉的季节,语音失去了色彩;寂寥的岁月,山水遗忘了诺言。

只有用一颗清净依止的心,看世态万千,方能消除偏见,在平和中获得快乐。

光阴还是那样,有增无减,草木依旧长青,只是我们不再年轻。年月深长,人生走过的片段总是似曾相识,那是因为季节在往返,故事在重复,而世人也终究如此,别无他恙。有一天,时间会吹散一切,所以的猜疑,所有的迷惘,以及所有的不安都将隐去,直至一尘不染。而那些封存在岁月里的窖酿,也会在适当之时开启,于某个风清月朗的日子,淡淡品尝。

而我可以将苍凉写成美丽,将寂寞舞成春秋。

世间一切情缘,皆有定数。有情者未必有缘,有缘者未必有情。随缘即安,方可悟道。

所谓云水禅心,就是在一盏清茶中,品出生者必死,聚者必散,荣者必枯的真意。须知任何悲伤都是喜悦,任何失去都是得到。

佛度有缘人,这个过程,也许刹那,也许一生。

生命原本有许多求索,倘若拥有一份淡定从容的心境,颓然也可以明亮,困顿亦可以清醒。

有一天,时间会吹散一切,所有的猜疑,所有的迷惘,以及所有的不安都将隐去,直至一尘不染。

佛说,割舍就是得到,残缺就是圆满。

要相信,别无选择的时候,会有最好的选择。

岁月是贼,总是不经意地偷去许多美好的容颜、真实的情感,以及幸福的生活。也许我们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但也不必干戈相向。毕竟谁都拥有过花好月圆的时光,那时候就要做好有一天被洗劫一空的准备。

人生有百味,爱恨情仇、离合悲欢皆于百味之中,品过方知真意。书中有三味,则为经、史、诸子百家味,读过方知深蕴。

一个过于执著于此生的人,不适合修行。一个痴迷于因果的人,亦不适合修行。

山有山的明静,水有水的无尘。你有你的从容,他有他的淡定。

生命就是一场鸿雁的远行,待到春潮消退之时,秋风乍起之日,才懂得归来。

在相逢的这一刻,就预见了离别。

山间的景致总是离不开烟云万状,在烟云中开峰峦叠嶂,感天地玄冥,会觉得,风景如同人生,有着各自的因果。有多少山峦层林,就会有多少溪流瀑布,那峰林深处影藏着许多庙宇古刹被烟云侵染,更似蓬莱,不落尘埃。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

岁月流去无语,却留下许多有声之歌,供你我深深回忆。就让我们在歌声中微笑,在温暖的尘世拥有如花的幸福。

行走的旅人,不知从何而来,又往何去,但所有的相逢都是一段恰如心意的缘分。尽管人生如萍水,在白驹过隙、稍纵即逝的光阴里,我们都要懂得珍惜。

爱的时候,甘愿舍弃前世今生的修行,只为一个人存在。不爱的那一天,则希望删去所有相关的记忆,洁净一身。

人出生的时候,原本没有行囊,走得路多了,便多了一个包袱。而我们如何让世俗的包袱,转变成禅的行囊。只有用一颗清净依止的心,看世态万千,方能消除偏见,在平和中获得快乐。

迷乱之时,即使行走在宽敞大道,也是狭窄逼仄;清醒之际,哪怕坐落在老宅枯井,亦可天高云阔。

带着半梦半醒的禅意离开,那风中飘摇的经幡,已分不清谁是过客,谁又是归人。此刻的摇曳,是在挥别,还是在召唤?

望一片幽冥兮,我与月相惜抚一曲遥相寄,难诉相思意

永远没有最早,永远不会太迟。

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

伫立于嘈杂的人流中,还可以沉静地思考,发觉这么多年,所追求的并不是一份与世无争的雅逸,而是一种素朴和谐的人生。

选择以水的方式流淌,就像走过的时光,不再回头。在水中体悟生命的过程,而生命又在水中得以净化。

到最后,我们终究还是做了擦肩的路人,你来我往,各安天命。

是谁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雨季,寻觅江南繁华的旧梦?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的远眺,等待那朵寂寞的莲开?是谁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捞匆匆流逝的华年?又是谁折一枝寒梅,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章?

生命本身就是一首来回弹唱的弦歌,每个人经历了山高水长的流年,依旧可以做到不改初衷,就是对歌者最纯粹的肯定。

那些远去的过往不是用来回首 也不是用来遗忘 只当做简单的存在 当做是登岸必经的溪流 不去在意谁曾来过 谁又曾走了 擦肩虽只有刹那 停留也不会一生一世

在凝固的湖水中,你看到自己心底的湖泊,轻盈地流淌。有那么一处源泉,是通往春天的方向。有那么一个家园,是存放幸福的地方。

水给你营造一种幻境,你想要走出幻境,就必须划破平静的水面,在凌乱的涟漪里抽身而去,留下月光支离的碎片,为后来者重新组合另一种梦境。

我们无须为了注定的悲剧,选择感伤。但也不能为了将来的圆满,停止修行。

那么,别来找我,我亦不去寻你,守着剩下的流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美丽的风景,似乎总在远方!

且将繁弦急管,交付给丝竹清音;用凡尘烟火,换一盏玉壶冰心。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不让让自己惊扰世界,也不要让世界惊扰自己。

茶有四德,慈悲喜舍。所谓云水禅心,就是在一盏清茶中,品出生者必死,聚者必散,荣者必枯的真意。

一路风尘,赴时光之约。

无需言说便已懂得,懂得她昨天的故事,懂得她今日的容颜,亦懂得她明天的回忆

夜是不会消失的。我知道,它藏在白天的心里。

茶有浓淡,有冷暖,亦有悲欢。

今生,必须是最后一世。再来时,脚踏莲花

浮世清欢,如梦无痕。

人生的终点,不是在山水踏尽时,亦不是生命结束的那一刻。而是在你放下包袱后,当你真的放下,纵使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风轻,自在安宁。

生者必死,聚者必散,荣者必枯。

当你真的放下,纵算一生云水漂泊,亦可淡若清风,自在安宁。

就这一世了,无论前方是黄尘飞扬,或是静水无波,就这么走下去。来生,莲花台上重会。你溢彩鎏金,慈悲祥和;我洁白一身,端静安素。

永远不要质疑一个人的善良,因为在绝境面前,众生早已情不自禁地学会了原谅与宽恕。

走过风尘的时光,岁月不再温厚,曾几何时,异客已归旧乡,青春也换苍颜。

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地远眺,等待那朵寂寞的莲开?是谁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捞匆匆流逝的年华?又是谁折一枝寒梅,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章?西湖,明净如玉的西湖,那柳岸花堤上,是否徜徉着古人黯然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间,是否收藏了昨日遗失的风景?

行走在刀口剑锋之上,依旧可以做到从容坚定;迷失在云海雾霭之中,依旧可以明心见性。

无论前方的路有多远,消除我执,此后风餐露饮,海天云阔,都是归属。

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饮尽红尘最后一盏茶汤,出离三千世界,换一世平宁。

我是菩提树上菩提花,冷眼看人世千年尘沙。你流连树下,回眸那一刹,天地间只剩你眉眼如画。长亭十里忆你风袖迎晨霞,清酒一壶醉里弄琴琶。长亭十里忆你薄衫牵骏马,梅雨一帘多少相思话。

彼岸灯火阑珊,此岸晓风冷月。

有情是苦海,无情是岸。

花落无言,流水不语。在清明简净的日子里,当淡了心性,坐幽篁阵中,品潋滟汤。看那白衣胜雪的女子,眉目清澈,不施粉黛,抚一把七弦绿绮,唱一曲云水禅心。任萧萧竹叶,悠悠白云,来来去去,聚聚离离。

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每一座古桥都是人生的驿站,每一个渡口都是命运的起程, 你将擦肩的路人定格在临水窗前,又将游走的风景寄存在浮云天边。

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无论物转星移,飞沙走石,有一天都会烟消云散、俱静归尘。

许多现实比梦想更为遥远,就像许多的喧嚣比宁静更为孤独。

短暂的邂逅可能是瞬间,也可能是一生。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玩。倘若不慎走失迷途,跌入水中,也应该记得,有一条河流,叫重生。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

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扇小小的窗,开启的是烟火,俗世,关上便是禅心云水。

何谓水?上善若水,从善如流。水的一生都在谦下,造化众生,滋养万物。不见其形,却闻其音,识其骨。柔弱之水,却有滴水石穿的刚强。潺潺溪流,却有汇聚江河之气势。潋滟清波,却有深不可测的襟怀。波涛汹涌,却有婉约轻灵的韵致。

这世间没有谁可以真正陪你到最后,万古不变的唯有青山绿水。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为了过程为匆匆赶赴

万法无常,缘起性空。万物既是因缘和合而生,亦会因缘而灭。

晚云收,即是倦鸟归巢时。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每一次归返都是回头,每一次渡河都有舟楫。无论前方的路有多远,消除我执,此后风餐露宿,海天云阔,都是归属。

人生有七苦,众生流落人间,是为了将诸苦尝尽,换来一味甘甜

三生石上种因果,一花一叶总关禅。我们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满衣,只愿光阴简约美好,平淡素净。有朝一日,佛缘到了,便是终点。

人生这本蕴含真理的书,其实掩藏在平淡的物事中。回归本真,随缘及安。

静心坐禅,明天会如约而至。春花依旧那样美,秋月还是那么圆。

光年如水,有一天我们终会放下世俗的背囊,回到这黛瓦白墙的小镇。那时候,一盏闲茶从清晨喝到黄昏,和归来的燕子一同回忆那段云水过往。

有人有誓与红尘同生死的勇气,有人则有静坐枯禅无怨悔的决心。

在失去想象力的大人眼里,孩子的想象力也成了罪过。

有些人,转过几个岔路口,便重遇初时的自我,拾回过往的简洁和清澈。有些人,百转千回才能够清醒自知。

浮生梦幻,皆为泡影,如露如电,似雾似烟。昨日风暖菩提绿,今宵霜染枫叶红。

宋代禅宗将修行分为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芳迹”;第二境界是“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第三个境界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世事纷繁,你把一出戏做了真,那么一切就成了真。你把生活当了假,那么一切就真的是假。

静水深流,简单的人其内心清和,越容易参透禅理。

其实,所有的路都是自己选择,每一个渡口都是自己甘愿停留,因果从不曾亏欠你我什么,我们没有理由去抱怨

在修炼的过程中,不是一意孤行让自己与繁复的世事划清界限,而是处身缭绕的烟火中,依旧可以清凉似雪。

水,可以淘尽悲欢,亦可以洗尽铅华。它流经日月,优雅从容,宁静怡然,无所欲求。

倘若心中藏一弯明月,又何惧世间迷离。

谦虚是自信以本来面目坦然出场,谦恭则是自信带着自卑的面具出场。

曾经何时,那些追求青梅柳梦、向往唐风宋月的人,开始只要一茶一书的生活

修佛亦如品茶,将一杯苦茶喝到无味,这就是禅的境界。

云,傲然于苍穹之上,千般姿态,万种风情。随缘而聚,随缘而散,一世光阴,了无痕迹。空空而来,空空而去,三千幻象,总是迷离。

昨日一切已是往事青梅,卸下与流年相关的装饰,从浮世里从容走出,心灵纯如水色。

所有的执著,都只是一时的妄念,走过去了,幻灭尽消,便永不复起。走不过去,当为劫数,红尘路上另有一番周折。

所以,在每一个修行的日子,不必跋山涉水,只安于当下,看窗外微风细雨,云来云往。

小丑在舞台上蹿的再频繁,也仍然只是个小丑。

不论曾经饮尝了多少人间烟火,都可以在刹那回归纯净。众生痴迷了莲的风骨,爱上那一抹遗世独立的清凉。

落叶空山,苍苔小径,无论曾经以何种方式道别,总会不期而遇。

美丽的风景,似乎总在远方。于是,许多人选择在这个季节,信步去看一场花事,行舟去赏一湖春水。一路风尘,赴时光之约。有人将闲云装进行囊,有人将故事背负肩上。他们都在寻找那个属于心灵的原乡,可匆忙之间,又忘了来路,不知归程。

窗外风云交替,车水马龙,内心安然平和,洁净无物。如此清淡,不是疏离尘世,而是让自己在尘世中修炼得更加质朴。

行吟山水,一梦千年。

一个人唯有将锋芒磨尽,才可以真正自在淡然。那时候,便懂得平静地对待人生的聚散离合,接受岁月赠予的苦难与沧桑。

以禅意写红尘,以佛法道人生,化云水禅心,入人间烟火。

那些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愁的昨天,也只是刹那惊鸿。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一山一水,一朝一夕。

三千世界,掠影浮光,我们看到的就只是一粒微尘、一瓢秋水、一弯清月。

禅心是在寂静山林拣尽寒枝,在孤舟柳岸江雪独钓;也是在红尘路上匆匆来往,在风雨江湖快意恩仇。你坐禅内,心在尘外。你处尘间,心依旧可以在禅中。

人生有缘,却是散多聚少 ;岁月无期,却是有减不增。

水的一生都在谦下,造化众生,滋养万物。不见其形,却闻其音,识其骨。柔弱之水,却有滴水石穿的刚强。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

有人说,等最后一朵花落尽,最后一盏茶凉却,最后一段情了断,就出离。可就是这样的等待,让青丝成了白发。光阴说没就没了,今生的佛缘也不复重来。

克制欲望,摒除纷扰,不是悲观,不是逃避,只为了一种简单的活法。安住当下,哪怕是一颗狭小的心,亦可以承载万物起灭。

如今才明白,外界的风云只是一时,那些简洁而灵透的事物流经岁月变更,始终沉静,不受侵扰。

山恋间,一点红日缓缓上升,逐次地转变才成小弯、半圆、轻盈的姿态,优美的弧度,似一种无言的浪漫碾过柔软的心灵。

禅心是午后阳光下的一壶清茗,是苍茫绿野中的一树菩提,是似水流年里的一寸光阴,是人生戏剧里的一段插曲。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无意的日子,无论晴雨,不管春秋,饮下一壶人生的禅茶,回归本真,找到最初的自己。

如果凡尘真的有那么多的不舍,可以选择留下,只要不去执意荣枯。此后,几卷经书,一盏清茶,在平淡的流年,简静度日,别无所求。

人出生的时候,原本没有行囊,走得路多了,便多了一个包袱。

年华似雪,在炉火上烹煮,所有的悲欢都被蒸腾,留下透明的清水供众生品尝。

品茶,是为了修心,在无尘的净水中彻悟禅意。让我们不为表象迷惑,免去那些无谓的漂泊,及早抵达清静的彼岸。

都说高处不胜寒,可只有登临高处,才可以看清山重水复,明了风云万象。

渡,水是路,莲为舟。

悲观出哲学家,忧郁出诗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烦恼出什么

你坐禅内,心在尘外。你处尘间,心依旧可以在禅中。

天然璞玉,需要时光的雕琢。锦瑟人生,则要禅心的滋养。

修行之人当如莲,洗尽铅华,淡淡而开,浅浅而落。坐于蒲团上,看万物山河一律平等,度一切可度之人。

流年依旧无恙,岁月寂静如初。

一粥一饭,朴素简静。三千世界,浩荡风云。

繁华三千,但最后终归尘埃落定,如同夜幕卸下了白日的粉黛装饰,沉静而安宁。

我知,每至穷途末路,终会柳暗花明,云开月明。

那年梅花,已不知遗落在谁的墙院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那些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愁的昨天,也只是刹那惊鸿。

我是菩提树上菩提花,冷眼看人世千年尘沙,你流连树下,回眸那一刹,天地间只剩你眉眼如画。湖面照你衣白似雪傍荷葭,尘念一动红豆为谁发,湖面照你眸光似水傍月华,从此铭记成一生牵挂。

此后,渔笛唱晚,弄月放舟,任凭芦花似雪,烟霏云敛。

一条百年小巷,经历凡尘荣枯,阅尽众生无数。有人将青春,挂在了雕花的窗檐。有人将闲情,抛洒在洁净的石板路上。还有人将故事,装进自己行囊。人生真的太缓慢,看遍了巷内的风景,老成都还是初时模样。人生又真的太仓促,像是一杯闲茶,由暖转凉,由浓到淡,片刻而已。

人间是最能表现自我的剧场,如果有一天剧终,选择出离,一定要真的放下,而不是走投无路的放逐。要相信,别无选择的时候,会有最好的选择。

有时候,只一个刹那,妄念俱灭,一悟成佛。

曾经绰约的年华,如今看似寥落寡淡,却有了几分风骨,多了一种韵味。唯有这般,才能拥有一颗清醒的禅心,任凭烟云变幻,逝水滔滔,亦不改山河颜色。

花落无言,流水不语。在清明简净的日子里,当淡了心性,坐幽篁阵里,品潋滟茶汤。

佛陀所途经的地方,哪怕山穷水尽,寸草不生,因了佛的到来,都有了禅意,有了慈悲。

当一个人面对熙攘尘世无法脱离时,与其妥协让自己跌进染缸,不如通透地放下。

今生的果,是前世的因。今生的债,是前世的怨。

那一壶用静水煮沸的新茶,在茶客的唇齿间回绕,品后有人似觉苦若生命,也有人淡如清风。

净眼观世,风起云涌,鱼龙混杂,唯有心灵是净土。

回首往昔,梦一样的清冷迷离,到底相信,你所失去的,真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那些以为可以遗忘的往事,竟一件也没能忘记,但又无力计较,只好顺应自然。

不约白云,也不邀清风,只坐于这低低的檐下,煮茶听雨,悠然翻书。

大千世界,万般皆苦,而世外之人,把诸苦,看做一切诸乐;把有情,当做无情。所以他们总能于喧嚣中,求得宁静;于大悲里,获得欢喜。

潺潺溪流,却有汇聚江河之气势。潋滟清波,却有深不可测的襟怀。波涛汹涌,却有婉约轻灵的韵致。

世事多涛浪,沉浮一念间。人去千山远,今夕共月明。

《六祖坛经》云:“世人性本清净,万法从自性生;思量一切恶事,即生恶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如是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日月常明,为浮云盖覆,上明下暗,忽遇风吹云散,上下俱明,万象皆现。”

我们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满衣,只愿光阴简约美好,平淡素净。有朝一日,佛缘到了,便是终点。

红尘脂粉皆落幕,鸟雀尽归山林。流水无声,一叶野舟横渡,浮世清波里,已寻不见往事的背影。

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年华转瞬即逝,一生仿佛就是为了看一片叶子有抽芽到落地,看一只蝉虫有出生到死去,看一朵昙花由含苞到凋谢。

在闲窗下,挑烛烹煮一壶纯净的绿意。添了些相思的花瓣,放了点青春的梦想和时光的芬芳调和在一起,便成了我们舍弃不下的味道。

闲云悠悠,流水淙淙,这叮咚无意的琴音,让我忘却烟火世情,只念灵台清澈。

哪怕处车水马龙的闹市,都可以感受春风过耳、秋水拂尘的清雅。

茶水洗心,心如明镜,一个人只要看清楚自己,即可辨别无常世界。意乱情迷时,大可不必慌乱。静心坐禅,明天会如约而至。春花依旧那样美,秋月还是那么圆。

我们都是行走在时光里的人,落在悠悠风景里,继而又转瞬无踪。

佛一直在,度化着、关怀着芸芸众生。如慈母,灯下缝补,企盼远行的游子;似名将,遥望月色,思念故里的红颜;若村妇,倚着柴门,等待归来的樵夫。

此后寒山石径,乘白驹而行,饮下千江之水,将禅茶品到云淡风轻。

在万佛悠悠的禅境中,千年也不过刹那,而刹那即是永远。

别来找我我亦不会寻你守着剩下的流年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云在万里长空自在飘荡,无根无蒂,没有归宿。随着四时景致,变幻莫测,朝暮不一。时而绚丽如虹,时而洁白似雪;时而浓郁如雾,时而散淡似烟。

这就是上海滩。一座风起云涌的城市,一座海纳百川的城市,一座芳华绝代的城市。这座城,连空气都充满诱惑,骨子里都透露出高傲,它时尚前卫,风情大气。它是昔日的十里洋场,又是如今的东方之珠。

天然璞玉,需要时光的雕琢。锦瑟人生,则要禅心的滋养。且将繁弦急管,交付给丝竹清音;用凡尘烟火,换一盏玉壶冰心。

南柯一梦,空老山林。芸芸众生费尽心思寻找的桃源,原来不在世外,而是在颜色缤纷的人间。

我忘却千年修行找寻一个他,堕入红尘就从不曾放下,宣纸凭墨洒。五月的山水下,眉眼如画白衣傍荷葭。茫茫人海中容颜老去白了发,望断来世尘缘中谁是他。青瓷一碗茶,沏入了前生卦,菩提树前已无菩提花。

万木凋零的旷野,一株绿草是佛;宁静无声的雪夜,一盆炭火是佛;苍茫无际的江海,一叶扁舟是佛;色彩纷呈的世相,朴素是佛;动乱喧嚣的日子,平安是佛。

不与春风诉说离别的衷肠,只和一扇轩窗,静看闲庭的花落花开。这个地方,便是心灵的菩提。

看那白衣胜雪的女子,眉目清澈,不施粉黛,抚一把七弦绿绮,唱一曲云水禅心。

一个修行者要有足够的禅定,才可以走出人生逼仄的路径,看云林绿野,落雁平沙。

窗外挂着菩提月,水中静植妙心莲。

今生可以做一株佛前青莲,敢于寂寞地细数光阴静美,月圆月缺。

光阴是一个温柔又恍惚的词,他会萦绕我们一生,看似不侵扰,却又明明伤害着。

总是有一处明净的风景,需要你匆匆赶赴。总有一段似水的韶光,不能将之辜负淡然。

许多人认为精深渊博的禅,其实在一念之间,在每一个途经的日子里,在一滴水中,在一朵花间,在婆娑的世界里。

在季节的回廊里,看云在天边漂游,月在梢头遥挂,一枝青梅若有若无地探入院墙。

此岸为莲花净土,彼岸已是红尘万丈。

桌台上有一方闲置的木鱼、几卷经书,还有散落的菩提,在浅淡的月光下,疏淡清绝。

对时光,我们无须敬畏,它赐予了众生苦乐,自己也在不经意中老去。

来路即是规程,湖中,有一束招摇的水草,再温润的光阴里将故事讲述,不与任何归客轻易说别离。

时光不语,曾经真实相处过的人事,渐次地遥远而渺茫。只有那朵菩提花不会老去,岁月无法将之磨损半分。

出离,是退出繁华落英,不问红尘事,做我方外人。彻悟,是再不为世相迷惑,任何时候都流露真实的自我。

其实,生命原本就是一个谜,而我们不必在行走的开始,就去猜测最后的谜底。只要循着春秋的印痕,将漫长的过程填满,来完成生活给予的使命。

众生应当割舍尘缘,了断宿债,轻装上路,去寻找梦里曾见过的菩提花开。

每天听着檐角细微的、不可辨认的风声,看恍惚稀疏的月影。无论槛外光阴流淌得多缓慢,又或是走得有多快,莲依然故我。

山有山的明净,水有水的无尘,你有你的从容,他有他的淡定

拂去岁月落下的尘埃,临水的戏台在月光下闪烁着戏曲纷呈的光影,一艘艘停泊在水中的乌篷船,是否也懂得品尝戏里悲喜离合的味道。而台上的戏子,看惯了客往客来,再也不会为谁悄然等待。只有看戏的人,不小心落入这万千景象里,固执地不肯离开。

世事纷繁,你把一出戏做了真,那么一切就成了真。

人生幻化如梦,一个擦肩,一个转身,便物是人非。对于过往,不须回首,当清风一样干净,流云一样洒脱。

拂去岁月落下的灰尘,临水的戏台在月光下闪烁着戏曲纷呈的光影,一艘艘停泊在水里的乌篷船,是否也懂得品尝戏里悲欢离合的味道?

时光流转,云水千年。茶成了生活中的习惯,成了修行者不可缺少的知音。只是多少人,可以将汹涌不安的岁月,喝到水静无波。多少人可以将浑浊纷纭的世象,喝到纯净清朗。

茶有四德,慈悲喜舍。

茶,源于自然,汲日月精华,沐春秋洗礼。

赌书泼茶,倚楼听雨,日子清简如水。禅的时光,总是寂静无声。

踏遍山河万里,蓦然回首,江湖里的快意恩仇,已成了浮云花事。

待岁月的浮尘都被过滤,就把每一天当做是吉日良辰,把每个人当做是生命里的初见,把每朵花都唤作姹紫嫣红。

茶水洗心,心如明镜,一个人只要看清楚自己,即可辨别无常世界。

如水良辰,温一壶白月光,在落花深埋的小院,抚一曲《云水禅心》。

茶有浓淡,有冷暖,亦有悲欢。用一颗俗世的心品茶,难免执著于色、香、味,则少了一份清淡与质朴。

白日里飘飞的尘埃,此时已散尽,烟云收敛,世事忘机。

走过许多座桥,看过无数流云,经过千百次聚散,有一天,是否需要摘下人生的道具,做回纯粹洁净的自己。

只有与自然同行,才可以不问光年,任凭白驹过隙,内心古井无波。倘若迷失荒野,醉倒枫林,只要找到一株菩提,就寻得归宿。

品茶可以让人宽恕过错,从而在杯盏中得到平和。真正完美的人生当留白,留白,即是佛家所说的空明。

背上禅的行囊,从最深的凡尘里走出,青山作幕,流水为台。

茶有了万千滋味,甚至融入了世事与情感。用一颗出离的心品茶,便可以从容地享受飞云过天、绿水无波的静美。

出离,无须装点行囊,而是放下布袋,濯洗心灵,物我相忘。出离是退出繁华落英,不问红尘事,做我方外人。

茶可以洗去浮尘,过滤心情,广结善缘。所以懂得品茶的人,也是一个愿意让自己活得简洁的人。

能够在寂静的午夜,和一弯明月遥遥相望,就是真正的慈悲。

任何留恋都将坠入光阴的轮回,多年修炼则会前功尽弃。修禅的境界,不是静水深流,而是随缘则安

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风吹山林兮,月照花影移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

禅是明镜,可以洞穿世间迷离幻象,让该留的留,该走的走。

众生之所以烦恼不断,是因为心被妄念浮云遮掩,不得清朗。

人世间的生灭故事,起落情感,与大自然的荣枯原本相通。

心似莲开,一叶一花皆为禅。芸芸众生爱她一半入尘,一半出尘的自在坦然。

如果灿烂的相逢,注定会是转身而过的离散,你是否会后悔这样一次拥有?如果生命的怒放,换来灵魂的寂寞,你又是否能平静地享受这份清凉?倘若可以,你便找到了追寻的理由。

我忘却千年修行轮回凡人家。只为找寻红尘中一个他,徒步走天涯。回忆绣我窗纱,清静身影落落谁迎迓。茫茫人海中桑田变幻又一夏,我已是脚步蹒跚白了发。昔日菩提下,谁在空自嗟呀,湖面依稀一朵菩提花。

佛,从不贪恋烟火繁华,一直清淡自持,静坐云台之上,平和安详。

都说人生是一出永不凋谢的戏,所以任凭江山换主、沧海桑田,只当做是自然规律。

三更风雪,便可让青山白头;一盘棋局,便可定楚汉胜负;一叶扁舟,足以抵达禅的彼岸。

我们要做的,不是让自己如何勤心修炼,学会深邃,而是要删繁留简,从容相待。

转瞬的跳跃,带着一束稍纵即逝的尾光,一轮红日镶嵌的天边,方才的梦幻也被决然惊醒。

曾几何时,佛亦是游历在人间的缥缈微尘,有过离合悲喜。因了某种生物良善的度化,才放下妄想与执著,有了如今的淡然和安逸。

短暂的别离是为了另一段相逢的惊喜永远的别离是人生一种无言的美丽你曾经将水乡深深追忆有一天水乡也会淡淡记起昨天的你

许多人并不能真正深悟禅理,不懂菩提花开,却甘愿让自己封存在一卷经书里,在辽阔的佛海里自在往来。

这世间,有一条叫做禅的河流,无论行去多少年,始终清可见底,而众生则如过河的石子,可以在水底安然。

虽然生命的美出于自然,但倘若没有时间的雕琢,自然也会变得单调而无味。

出离需要的不是勇气和决心,而是善意和清醒。

那些远去的过往不是用来回首,也不是用来遗忘,只当做简单的存在,当做登岸必经的溪流。

有那么一个地方,无论我们走得多远,迷失多久,陷的多深,都会将你我等待。

当做挣脱不了的尘网。却不知,一颗禅定的心可以承担人间一切风云变幻,世浪翻涌。那些曾经狭路相逢的人到哪里去了,早已不需要答案。

佛说,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而我奔走红尘,处荆棘之地,也不过落得满身花雨,无伤无恙。 这世上,每个人欲求不同,有人放不下名利,有人过不了情关,有人执着于富贵荣华,有人只求淡饭粗茶,朝暮相依。

茶,源于自然,汲日月精华,沐春秋洗礼,从而有了如此山魂水魄的灵性。

《六祖坛经》云:“自性若悟众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众生。自性平等众生是佛。自性邪险佛是众生。”

一切众生,一切草木,有情无情,悉皆蒙润,百川众流,却入大海,合为一体。

世间风云,变幻莫测。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无论物转星移、飞沙走石,有一天都会烟消云散、俱静归尘。如茶,融汇了万物的精魂,倒入杯盏中,钟情一色,澄澈醒透。

只有在心中种一株菩提,自性自悟,顿悟顿修,将无常当寻常,将有相当无相,方能真的解脱,似流云来去自由,纵横尽兴。

茶有佛性,尤如碧云净水,几盏下腹,心头便了无闲事。所以修行之人总喜欢将日子浸泡在茶中,抛弃杂念,证悟菩提心。

莲植于三千弱水中,得一世清白,让散落人间的生灵不再暗自悲伤。

禅可以疗伤,可以解毒,可以给渴望清凉的人以风,给期盼温暖的人以阳光。永远不要质疑一个人的禅心,也永远不要问该如何修禅,因为禅是行云流水,自在天然。

出离,无须装点行囊,而是放下布袋,濯洗心灵,物我相忘。

在无常世间,面对不可预测的明天,今日所能做的,就是静心坐禅,养我性情。让自己慢慢从乱世风烟中走出来,变得干净而明澈。

同在修行路上,不管是波澜不惊的禅定,还是担月挑风的苦行,归处,皆是一样。纵是化身千百亿,也须沉浸在功德水中,等待一次逢缘的绽放。

五月的山水下,眉眼如画白衣傍荷葭茫茫人海中容颜老去白了发,望断来世尘缘中谁是他

人间是最能表现自我的剧场,如果有一天故事剧终,选择出离,一定要真的放下,而不是走投无路的放逐。

佛施爱于众生,让陷落尘网的你我,多了一份良善的选择,在悲悯中得到了宁静的解脱。

回首苍茫的山巅,那金顶的一盏熠熠佛光,还在为谁照耀一段似水流年?

禅的境界,最珍贵的莫过于自然通透。就算迫不得已不能出离,陷于市井之中也要超然事外,禅心止水。

有这么一句话“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有些人认可了这句话,所以学会了惜缘。亦有人认可爱有来生,于是在感情的路途上继续漫长的远行。世间情缘漂浮不定,曾经深刻的相逢,到最后却抵不过一个擦肩的路人。

选择以水的方式流淌,就像走过的时光,不再回头。

愿化作青石桥,受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那个他从桥上走过。

有情者未必有缘,有缘者未必有情。

我们当在毁灭之前守望奇迹,在失去之前努力珍惜,在畏惧之前选择勇敢

如果青春可以坐注,我将押上所有的筹码,让自己沉浸在宽窄的巷子里和煦的日光下。不需要承诺,忘记年月,只用年轻的生命承接这段幸福的时光。不让走过的步履没有痕迹,不让任何记忆散作尘灰。

岁月不再温厚,曾几何时,异客已归他乡,青春也换苍颜

撑一支长篙,独上兰州,摆渡到遥远的雪域高原,去寻找圣洁的湖泊。

都说过往有情,可有情的究竟是过往,还是追寻过往的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经典语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