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大全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经典语录

本页收录的《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经典语录/《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经典语句/摘抄作者为白落梅,通过这些《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语录可以了解白落梅作品《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的特色。如果您喜欢白落梅的《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这部作品,请通过正规渠道购买正品图书。

这人间,最风尘、最苍茫、也最无情,明明给了我们栖身的角落,心却无处安放。

很多年前总是会期待在开满栀子花的山头与某个有缘人可以有一段清澈的相遇也许有一天真的相遇真的携手走过红尘陌上直到某一天我们又孤独到将彼此忘记

一个看似强大的人,其实他的内心却是薄冰筑的城墙,遇火则化,一推即倒。 一个看似柔弱的人,他的内心却是一砖一瓦细致堆砌而成,简单平实,坚硬牢固。

一个过于怀旧的人,并不一定是因为过去多么灿烂,而是他不能安于现状。

每一个人都有过青春年少,都有过一段灿若烟花的爱情,虽然短暂,却永生难忘。

是否有那么一个地方,你不曾来过,初次邂逅却有阔别经年之感。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尘一土,都在梦里呈现,带着一种隔世的陌生与熟悉。

情感是心中最深的结,千缠百绕,是否将爱恨尝遍,才可以淡然那么一点点?

也许有过去 也许只有 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 红尘如泥 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 与你相遇 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 匆匆别离也许我还是我 也许你还是你 也许有一天 在乱世的红尘里 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那时候 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并且 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无论一个人的心有多辽阔,可以收留多少故事,到最后都要还给岁月。有人说,这世间的风景,非要亲历才会有深刻的感触,而我却以为,梦里抵达的地方,同样可以真实刻骨。

弱水三千独取一瓢,姹紫嫣红独守一色,凡尘百相只爱一人。而他,则是“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也许,在空无的世相里,无明灭,无来往,亦无众生。又或许,这世间并无可度之人,亦无可度之心。

人只有在不受伤的时候,才不会去伤害别人;只有在清醒之时,才能够点化别人;只有在自爱之时,才会去爱护别人。

佛在每个人身上,都写下了无字经书,只待有缘人去解读。佛给每一片土地,都设下了深刻的谜语,只待有缘人去猜测。

有时候醉生梦死,真的比清醒自居更令人向往,那是因为人生有太多的负累,当我们无法躲避的时候,就需要偶尔的释放。

生,不过是一朵花开的时间;死,亦不过是一片叶落的刹那。

我曾说,此生最美的修行,则是焚一炉好似春风亭园的香,喝一盏远离名利交织的茶,听一首风光无际的曲,想一个静若莲花的人。过尽漫漫人生,值得珍爱的,回忆的故事,还剩几多?

每个人都有过青春年少,都有过一段灿若烟花的爱情,虽然短暂,却永生难忘。这世间,可以卷土重来的事情有许多,但逝去的时光和错失的情感,却是一去不复返。纵然如此,曾经拥有的谁也无法抹去,那些片段被封存在记忆里,经久而不褪色。所以,我们总是会以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而凝思许久,会为偶然听到的的一首老歌二热泪盈眶,会为一段久别重逢而感动不已。

在这湛湛的光阴下,说几句阴晴圆缺的话,品一盏冷暖自知的茶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总是会在茫然失措之时,这样情不自 禁地问自己。是为了各自的使命优游于人间,是为了某种不可言说的信 仰,又或者仅仅只是为了一种简单的存在?人生步步皆是局,这设局的 人究竟是谁,你我都无从知晓。我们总是从这个热闹的舞场转至那个寂 寞的戏台,演来演去,无非一个你,无非一个我。在湛湛的光阴下,说 几句阴晴圆缺的话,品一盏浓淡冷暖的茶。

放下一切执念吧,于幻灭无常的光阴里,寻一处宁静的地方,简单地栖息。像莲花一般,浅吟低唱,清雅无尘。 此生,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分离,又在最深的红尘里,和你重逢。是情,是缘,是爱的修行,也是宿命的归依。

转世轮回早已在三生石上写好,走过岁月的忘川,谁也不能选择自己未来的命运。

流水一梦,遍地春远。搁笔之时,写下一首小诗,不是为了淡淡送离,也不是为了刻意将谁记起。只是在浅色光年里,想要宽容地珍惜。世事苍茫浩荡,愿人世间万物生灵,都可以随遇而安。

既然落入凡尘,就该遵守凡尘的规则,不惧生死,敢爱敢恨。纵然被烟火呛得泪流满面,也要策马扬鞭,纵浪行舟,孤注一掷,不留后路。

流年日深,许多事已模糊不清了。我们总说,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日子过的有些平淡,但却是宁静安好。这是人间的因果宿命,早有安排,而每个人,都有一本定制好的命册,容不得你我随意删改。

有人说,一个过于怀旧的人,并不一定是因为过去多么灿烂,而是他不能安于现状。人世纷纷扰扰,谁又能说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抵御万千风尘。

他曾在云端之上,俯视众生,亦在最深红尘,爱恨交集。他曾化身千百亿,寂寞修行,只为度化世人,却始终舍不下风花雪月的情爱,割不了锦绣如流的人间。

漫步在红尘,笑看浮世,不过烟云一场。但真正有几人,可以做到淡然相忘,忘记名利,忘记情感,忘记曾经拥有的一切。当有一天,你想要安静地生存于世,从此过不惊不扰的光阴。是否这样,就可以和过往的纷扰一笔勾销?爱过的人,可以丢弃,犯过的错,可以饶恕,许过的诺言,可以不必兑现。

多少人,在风口浪尖上一意孤行,到最后,中终究抵不过固执的宿命。看人世消长,我们总怪岁月太过逼人,从来不过问,自己种下过怎样的前因。说到底,光阴就像是流寇,一路上打劫着你我。

有人说,这世间的风景,非要亲历才有深刻的感触。而我却以为,梦里抵达的地方,同时可以真实刻骨。

青春岁月里的相逢不需要任何约定,偶然的擦肩,一个不经意的回眸都可以结下一段缘分。

你可知道,仓央嘉措,并没有失约。他的肉身,他的魂魄,早已远离滔滔世海,化作世间每一株灵性的草木,每一条悲伤的河流,每一片聚散的云彩,每一粒飘忽的粉尘。 前世因,今生果。世俗的一切,荣华或清苦,慈悲或冷漠,我皆谦逊喜爱。我亦不过是凡人,在尘世经受生老病死,离合悲喜。不为途中与谁遇见,亦不想和谁死生相共。

我们总是从这个热闹的舞场转至那个寂寞的戏台,演来演去,无非一个你,无非一个我。在湛湛的的光阴下,说几句阴晴圆缺的话,品一盏浓淡冷暖的茶。

爱上一个人或许只是一瞬间,忘记一个人却可能需要一辈子。明知如此,可许多人还是要去爱,甚至千里迢迢去追寻爱,多想在今生结一段情缘,让青春无悔,人生无憾。只是爱需要付出,需要承担,纵是辜负,亦要忍让,纵是背叛,亦要宽容。哪怕有一天失去,用一生的时光来静守、怀想,亦不会觉得是负累,这样的爱,才算得上是真爱吧。

无论我们是强者还是弱者,只需要活在这宁静又喧闹的光阴里,微笑着,忧伤着,快乐着,也疼痛着。

有因必有果,世间的事,从来都是有得有失。你以为拥有了人间唯一的太阳,却不知早已失去了最明澈的月亮。

这世上,的确有太多阴差阳错的故事,许多错过,许多擦肩,让人啼笑皆非。很多人喜欢为自己安排好行程,将想要做的事,都记载于人生的书页里。可世事千变万化,过程或许尚能预测,结局却总是出乎意料。于是我们不断地删改情节,不断地委曲求全,到最后,想象与真实之间有着天渊之别。

仓央嘉措,一个叱吒风云、掷地有声的名字。他的一生,是一册让人穷尽岁月亦不能读懂的经文。在荒芜的雪域,在寥廓的圣湖,在宽旷的神山,他沉静似水,静卧如佛。

有人说,仓央嘉措是幸运的。如今想来,他的确比以往几世的达赖喇嘛要幸运。那些转世灵童,自小就要接受正规的佛教学习,他们何曾有过无忧的童年,浪漫的时光。而仓央嘉措,十五年来对自己的身份毫不知情,他在没有任何压力与负担中度过人生最纯美的光阴。十五年,多么漫长,用十五年的快乐,交换未来岁月的身不由己,他是值得的。

万里云山,长风冷月。风景为千年而生,他为众生惊世。 曾经那个世间最美的情郎,雪域的王,被光阴的苔藓覆盖,有一天慢慢被人遗忘。有关他的传说,他的情事,他的佛缘,他悲欣交集的命运,在无常的岁月里,只道寻常。

只有爱过的人,才会轻易的被别人的爱所打动。

人在幼年之时,总会觉得时光过得太慢,仿佛自己是那长不大的孩子,连站在树下,探身摘一枚果子的能力都没有。可真到了与青葱韶光诀别的时候,又觉得光阴太过无情,连回首重温旧梦的机会都不给。走过青春年少,岁月开始不依不饶,每一天能做的就是收拾那些老去的回忆,假装自己还拥有姹紫嫣红的春光。生命的过程如同扬帆远航,既然不能扭转船只的方向,又何必在乎它是不是随着滔滔春水东流?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怀旧情结,仿佛最初的相遇,永远都是最美的。无论老去多少年华,我们能记住的,始终是泛黄的昨天。有时候,翻开一本书,看到扉页里夹着一枚落叶都会欣喜万分,因为叶脉上镂刻着岁月的印记,也留存着往日的温情。走过漫长的人生历程,最后怀想的,依旧是那些青葱过往。其实最初未必就是最好的,但固执的人性,会让你我总是忘不了昨天的好。

究竟要怎样的人生才算是无悔?是信马由缰,纵浪到底,还是双手合一,淡然一生?

也许这世上,谁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因为任何人的离去,都无法令天地动容、日月失彩,青山依然常在,绿水依然东流。

这人间,最风尘、最苍茫、也最无情,明明给了我们栖身的角落,心却无处安放。可我们还是一厢情愿地在尘世辗转,山一程,水一程,背着行囊要去远方,为了心中的梦想。

我们总是期待着别人来救赎,却不知人只有自救才可以救人。我们总是在自己的沧海里,讲述别人的桑田,却不知有一天,自己的桑田恰是别人的沧海。

布达拉宫,一座属于西藏高原的华丽的宫殿,一座人间浓墨重彩的舞台。多少转世灵童,在那里抹去过往,将情怀更改。然而不是你依从了谁,谁就会让你如愿以偿。仓央嘉措用三年的时间,想换取以为理所当然属于他的权杖,终究也只是如水中泡影,转瞬即逝。好比我们想方设法要喝一杯茶,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捧在手中已经凉却,喝下去已不是那般滋味。但这样,至少我们还闻到茶的芬芳,而仓央嘉措,坐在空旷幽深的宫殿里,感受到的则是无边的寂寥与无奈。

就让我们对着温厚宽容的岁月许下善良的心愿唯愿这世间的每一条河流都可以清澈无尘每一座山峦都可以平和沉静每一片草原都可以不分彼此.愿山河静美盛世长宁.

我们都是最平凡的人,可为了心中不平凡的梦想,却甘愿做一个浪迹天涯的浪子,潇洒地与故乡挥别,去扣醒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上,那些沉默了千年的文化。

也许我们都知道,只要生命不断,人生的故事就一直在继续。一段故事的结束,意味着另一段故事的开始。多少来来去去的缘分,我们会得到些什么?又会失去些什么?如果一个人将所有激情都耗尽,他的世界时不时从此将安静无声?

多少人,不辞万里,跋山涉水,只为将他寻找。明知此生无缘得见,却还要为一句美丽的诺言,痴心不改。只因他是俊雅的佛,是最美的情郎,是一生的珍惜。

追逐一个梦,或许只需要三年五载,寻找一个人到底要耗费多久光阴?

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人,以为没有他,再灿烂的日子都将是索然无味。待缘分尽了,才恍然,自己其实并没有那样深情。

我们总是让自己走得太远,远得找不到回去的方向,远得回首只见苍茫。

人只有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会入骨地怀想曾经有过的美好,从前的片段则如影随形,时刻在脑中浮现。这时候,我们都禁不住要问自己,如此放不下,究竟是爱上了怀旧的情调,还是过往真的值得悼念?有人说,一个过于怀旧的人,并不一定是因为过去多么灿烂,而是他不能安于现状。人世纷纷扰扰,谁又能说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抵御万千风尘。当你无法接受陌生的风景,不能适应崭新的生活,就必然会怀念曾经熟悉而温暖的事物。

都说相信宿命的人,是消极悲观的人。然而我却以为,人因为相信了宿命之说,而显得更加地平和淡定。既有宿命,我们就不会执意去更改人生编排好的章节,不会去删减那些情深情浅的片段。我时常会说,无论你我以何种方式活着,或为自己,或为他人,都做了被岁月摆布的棋子,连选择黑和白的权利都没有。

有一些地方,应该被人们永远记住,无论辗转多少岁月,曾经发生的故事都历历在目,恍若昨天。也有人说,人生原本就有太多的负重,我们应该学会忘记。一个人不要轻易去承诺什么,既已承诺,就要做到。哪怕对一枚树叶、一只虫蚁、一缕烟火,亦要有交代。人与人原本不同,我们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亦不能取别人的生活方式当做自己的规则。

回忆对一个情深的人来说,就像一杯久藏窖酿,越品越醇香。

我们总在自己的沧海里,讲述别人的桑田,却不知有一天是,自己的桑田恰是别人的沧海

所有的经典都是悲剧,所有的爱情都是神话,所有的幸福都是奢侈。

他原只是遥远天边、清贫门户里的孩童,因了转世之说,顺从了命运的迁徙。倘若可以,他宁愿和心爱的姑娘,在开满格桑花的村庄里放牧写诗,与牛羊白云相依,和草滩溪水对话。如此,便可以不必接受众生朝拜,远离万丈荣光。

夜色从来都是那样倾城,人只有在夜晚才可以放纵自己,并且不需要为自己狂妄的行为背上沉重的包袱。白天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夜晚则是为了让灵魂得到畅意的释放。

这世间有些事可以后悔,有些事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誓言还没有冷却,哪怕舞台还灯火阑珊,该散场的终究要散场。

千百年来,人事蹉跎,流年转换,让人记住的实在不多。无论一个人的心有多辽阔,可以留多少故事,到最后都要还给岁月。有人说,这世间的风景,非要亲历才有深刻的感触。而我却以为,梦里抵达的地方,同样可以真实刻骨。

生命的本身,其实是纯粹而干净的,而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地沾染了太多的粉尘。世事苍茫浩荡,愿人世间万物生灵,都可以随遇而安。

无从怪罪,只叹缘薄。就当作是人生中的一场意外,意外地相爱,意外地别离。

人只有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会入骨地怀想曾经有过的美好,从前的片段则如影随形,时刻在脑中浮现。

你追求浮华的世态,注定要失去清淡的生活。你安于平凡的现状,也注定会丢失闪耀的荣光。

人间事真是阴晴难料,悲喜无常,仓央嘉措极力让自己在等待中平静,却还是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伤得无以复加。母亲和邻里从遥远的门隅来看他,给仓央嘉措带来了恍如隔世的惊喜,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令他悲伤不已的消息。这则消息,彻底粉碎了这些年来他坚定不移的信念。自从离开门隅,仓央嘉措被关在布达拉宫这美丽的牢笼里,只依靠着从前美好的回忆度日。无数个午夜梦回,他都幻想自己和心爱的姑娘在月光下的草滩私会,诉说温柔的话语,梦里他闻着她芬芳的气息,看着她甜美的微笑。

梦里总有回不去的原乡,醒来依旧会对那片土地充满热切的渴望和深情的幻想。佛在每个人身上,都写下了无字经书,只待有缘人去解读。佛给每一片土地,都设下了深刻的谜语,只待有缘人去猜测。都说历史已成为过去,岁月的车轮将它们碾得支离破碎,我们就不要再去雪上加霜了。我们总以为厚重的历史有着取之不尽个的秘密,却不知道,光阴亦会将它们打磨得越来越薄。尽管不能随意删改,却经过不同人的拼凑,经久弥醇的往事也渐渐失去当年的味道。

生命的本身,其实是纯粹而干净的,而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地沾染了太多的粉尘。每个人的人生旅途中,都有许多不可避免的遭遇,或勇于面对,或仓皇逃离,全在自己的选择。无论我们是强者还是弱者,只需要活在这宁静又喧嚣的光阴里,微笑着,忧伤着,快乐着,也疼痛着。

我种今生因,谁得来事果高原里浩荡的长风不语来去无心的白云不语神山圣湖不语它们向来都是如此为了一个简单的诺言可以永生永世守口如瓶

都说人因为有了回忆,生活才有了人情味,日子亦不至于那么毫无血色。

可活着的人,却顾不了那么多,该争的还是要争,该贪的还是要贪,该爱的还是要爱,该恨的还是要恨。哪怕用一生颠沛的时光,换取一日的安稳,也无怨无悔。

当你倾心投入,想为一个人、为一件事不顾一切时,必然要接受命运的惩罚。

曾经拥有的谁也无法抹去,那些片段被封存在记忆里,经久而不褪色。

人在得意之时反而会生出许多欲望,失意之时却很容易满足。

飘扬的经幡,舞动今生的信仰;转动的经轮,摇醒前世的记忆。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总是会在茫然失措之时,这样情不自禁地问自己。是为了各自的使命优游于人间,是为了某种不可言说的信仰,又或者仅仅只是为了一种简单的存在?人生步步皆是局,这设局的人究竟是谁,你我都无从知晓。我们总是从这个热闹的舞场转至那个寂寞的戏台,演来演去,无非一个你,无非一个我。在湛湛的光阴下,说几句阴晴圆缺的话,品一盏浓淡冷暖的茶。 这人间,最风尘、最苍茫、也最无情,明明给了我们栖身的角落,心却无处安放。可我们还是一厢情愿地在尘世辗转,山一程,水一程,背着行囊要去远方,为了心中的梦想。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对于任何一个信缘的人来说,都会明白,世间的情缘,是该聚的聚,该散的散,缘分尽时,一刻也不会停留。

人在江湖,当鲜衣怒马,明媚灿烂地过每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不问对错,不管结果。

有人说,这是灵魂的故乡,只适合灵魂居住。而我们的身体,就算来到这里,也终究还是会离开。

我们都有过花枝招展的年岁,为某个喜欢的人倾尽所有的激情,对着高山,对着河流,许下滔滔誓言。自以为是情种,走过一段缠绵的历程,而后开始有了厌倦,那时候,发觉过往的山盟水誓,只是一场青春的玩笑。

人生每出戏都蕴藏着一个结局,我们自编自导着剧情,固执地以为可以按最初的想法演到最后,其实那个被欺骗最深的人是自己。

其实我们都是名利的奴隶,明知人生不过百年,还是要厮杀争夺,拼得血肉模糊。此时你踏着尸骨坐享天下,明日谁又来为你收拾江山那盘散落的棋局?

那个秋天是人生离别的渡口,一个为了前世的宿债远赴天涯,一个为了没有结局的约定虚无等待。

难道世间的人都是如此,自己可以拥有的,都不会觉得完美。那些得不到的,却偏生想尽一切办法渴求得到。人因为有了追求,有了念想,才永远得不到满足。

无论一个人的心有多辽阔,可以收留多少故事,到最后都要还给岁月。

然而没有谁规定,仓央嘉措就该满足,就该为自己幸福的过去付出代价。纵然他在布达拉宫里,苦修三年,也无法弥补曾经错失的机缘。当第巴桑结嘉措打算对五世达赖的死匿不发丧的时候开始,仓央嘉措就失去了成为六世达赖的最好时机。桑结嘉措怎么舍得将掌控数十年的政权轻易让出?给一个在民间疯野了十五年的孩子,他真的放心吗?尽管如今仓央嘉措有了三年修炼的成果,对桑结嘉措来说,还远不够他心中的标准。五世达赖罗桑嘉措的雄韬伟略,在他心中已经根深蒂固,那些非凡的成就,又岂是仓央嘉措所能取代的?

也许,在空无的世相里,无明灭,无来往,亦无众生。又或许,这世间并无可度之人,亦无可度之心。

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日子过得有些平淡,但是却宁静安好

都说当局折迷,旁观者清,一个人太过清醒,或许会活得比谁都累。也许我们都该难得糊涂一下,对许多人、许多事,假装看不见,这样会不会过的轻松一点?

一个人的游戏,万千人的悲哀。

人之用情,若能收放自如,说开始就开始,说散场就散场,没有留恋,亦无纠缠,那该有多好。

流水人生,转瞬即逝,每一天我们都像蝼蚁一样在忙碌,被生活压顶,已没有多少时间去叩问生之哲理。待到尘埃落定,却发觉韶华已悄然和我们诀别,曾经那些相见倾心的感觉不复存在。没有谁生来就愿意做个掠夺者,岂不知那些叱诧风云的人物,时常在月上柳梢的黄昏濡血自疗。

在注定的人生里,你和我都无从选择,不想随波逐流,却终究还是任由命运摆布。

这世间让人疑惑的事太多,我们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又为何要去责怪别人的贪嗔痴恋?

只是这人间许多事,不容许你我轻易道破,宿命有太多无法参透的玄机。仿佛因了这些玄机,万物才有了令人追根问题的理由。

多少前缘成了过往,其实抓不住的是潺潺流淌的时光。

若要得阳春白雪,必定失去晚秋清风。

爱情,在到来之前,你不知道是什么,到来之后,你就不再是自己。多少人一生都在寻寻觅觅,期待找到那个自己所爱,也爱自己的人,却往往事与愿违。可真正拥有了,又有多少人会努力去珍惜?那些许下的诺言,是否真的可以永远?那些爱过的人,到最后是否都成了过客?过尽漫长的一生,值得我们回味的人和事,还能剩下多少?

如果缘分真的尽了,亦不要过分的悲伤。就将记忆埋在心底,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沉思,想象曾经美好的相处过,是短暂得如同一场花开。

一个人在梦里,总是梦见丢东西,那是因为它害怕失去。我们每一天都在丢失,都在错过,失去潺潺如流的时光,错过青葱华年里美丽的相逢。

世间万物都有前因,红花是为了绿叶来到人间,阳春是因为白雪而美丽,沧海因为桑田而变迁。

每个人都有一段灿若烟花的爱情,虽然短暂,却永生难忘。

当一个人走过一段历程,总会觉得过往的青春被枉自蹉跎,如今所有相逢已晚。多想回到过去,容颜姣好,伤感也温柔,惆怅亦美丽。

无论华丽还是黯淡的一生,都会在死去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孤独的坐在佛床上,经卷是知音,念珠是佳人,梵音是情歌,酥油灯是唯一的光明。

无从怪罪,只怪缘薄。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如一株草,草尚可经历春荣秋枯,而浅薄的缘,却短如春梦。

都说相信宿命的人,是消极悲观的人。然而我却以为,人因为相信了宿命之说,而显得更加地平和淡定。

这世间就从来没有完美之事,就如同月圆月缺,花开花落,聚散离合。

世间的事,从来都是有得有失,你以为拥有了人间唯一的太阳,却不知早已丢失了最明澈的月亮。你以为自己事一个可以执掌天下的风云霸主,却不知道同时也失去了人生最简单的幸福。

难道每个人来到人间,都是为了讨债和还债的?待到把所欠的讨回,把该还的还清,我们还追求什么?争执什么?

罂粟真的很美,可当服食下去,才知道那是一种带了剧毒的药。明白之后,已经中毒太深。

其实我们都是名利的奴隶,明知道人生不过百年,还是要厮杀争夺,拼的血肉模糊。

都知道梦真的好美,只是梦醒之后,你必须将得到的倾囊归还,直至一无所有。

看人世看消长,我们总是怪怨岁月太过逼人,从来不问问,自己种下过怎样的前因。说到底,光阴就像是流寇,一路上打劫着你我。

爱情,在没有到来之前,你不知道是什么,到来之后,你就不再是自己。

这人间的因果宿命,早有安排,而每个人,都有一本定制好的名册,不容得你我随意删改。

人生有多少故事,酿造出阴差阳错的遗憾,我们导演着一幕幕剧,看紧生死别离,却是那么无能为力。

这世间人和人本就相同,每个人都在同一条路径上行走,最终抵达宁静的归宿。

只不过这一切美好,如同远去的黄鹤,不复回返了。落红的桃花还会有再开之际,西沉的明月还会有再起之时,离别的恋人还有重逢之日,而仓央嘉措,与缤纷的红尘,则是永远的诀别。

你也许只想做一个平凡的百姓,却偏生落在帝王家。你也许想要君临天下,成为风云霸主,却偏偏沦为莽夫草寇。

此时你踏着尸骨坐享天下,明日谁又来为你收拾江山那盘散落的棋局?

原来人的心都是这般的软弱,渴望柔情与幸福。

一个人是否富有,不是看他有没有华丽或光鲜的外表,而是看其内心是否深邃。

多少人,在风口浪尖上一意孤行,到最后,终究抵不过固执的宿命。

人生步步皆是局,这设局的人究竟是谁,你我都无从知晓。我们总是从这个热闹的舞场转至那个寂寞的戏台,演来演去,无非一个你,无非一个我。

有人说,我们是赤裸裸来到这世上的,得到的一切都是上苍的恩赐,人要懂得感恩,多一些满足,少一点抱怨。也许会快乐许多,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去,离去时还是要归还得到的一切,无论你对这世间有多么留恋,也于事无补。

我们期待的仓央嘉措,布达拉宫最大的王,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就这么来到人间。

这世间,可以卷土重来的事情有许多,但逝去的时光和错失的感情,却是一去不复返。

人世纷纷扰扰,谁又能说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抵御万千风尘。

重重殿宇在萧索的凉风中弥漫出一种遗世的孤独,仿佛这里有过一场浩劫,如今已是鸟雀奔飞,无人做主。

当你无法接受陌生的风景,不能适应崭新的生活,就必然会怀念曾经熟悉而温暖的事物。

每一个生命的到来与离去,都如同一粒平凡的尘沙,落入浩荡的岁月长河,没有谁还能将谁找寻。

一起一灭,都是沧海桑田,一开一合,都是往事云烟。

三年囚鸟般的生活,让他感觉自己身上尚存的灵性在渐次消失,往日对生活的激情也悄然逝去。

世间的情缘,是该聚的聚,该散的散,缘分尽时,一刻也不会停留。

一个看似强大的人,其实他的内心却是薄冰筑的的城墙,遇火则化,一推即倒。一个看似柔弱的人,他的内心却是用一砖一瓦精致堆砌而成,简单平实,坚硬牢固。然而这一切,皆源于人生的际遇,倘若岁月旅途上平稳顺畅,心中的伤痕则少,不至于脆弱不堪。若是命运一波三折,其心必然千疮百孔,到那时,任你如何去缝合补救,也无法拼凑到最初的模样。

每个人生下来就安排好了命数,当你拥有了太多,上苍一定会用别的方式夺去一些什么。

他从纷乱的藏传佛教中脱颖而出,让风沙弥漫的历史天空,从此清朗无尘。

他的沉默,犹如西边缓缓下沉的落日,带着一种遗世的孤独和寂寥的决绝。

无论你是犹豫不决,还是义无反顾,如剑的光阴,同样的酷冷无情。

生活于许多人来说,总是会怪人得到的太少,失去的太多,快乐的太少,悲伤的太多。

是到了与韶光诀别的时候了,季节的春光,消逝了还会重返,而人生的春光,流失了就一去不回。岁月依旧苍翠,只是一些沧桑的故事将其浸染,令年轻的影像开始泛黄。当一个人走过一段历程,总会觉得过往的青春被枉自蹉跎,如今所有相逢已晚。多想回到过去,容颜姣好,伤感也温柔,惆怅亦美丽。

只是这人间有许多事,不容许你我轻易道破,宿命有太多无法参透的玄机。

在不能预测的命数里,我们大可安心地活着,也许我们不能不为昨天的过错承担后果,但可以不为明天的故事,背负太多。

来不及的,一切已经太迟。罂粟真的很美,可当你服食下去,才知道那是一种带了剧毒的药。明白之后,已经中毒太深。

生命的过程如同扬帆远航,既然不能扭转船只的方向,又何必在乎它是不是随着滔滔春水东流?

人就是如此,当你拥有的时后,或许会觉得一切并不是那么重要。失去之后,却是日思夜想,期待有一天可以将遗落的珍宝夺回。

千百年来,人世蹉跎,流年转换,让人记住的实在不多。

在这湛湛的光阴下,说几句阴晴圆缺的话,品一盏冷暖自知的茶 ——白落梅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原以为此生守着江南一小阕山水,筑一间篱笆小院,栽种一些花草,简洁的窗台,晾晒几件花布小衣,就会为这份安宁静好的生活感激涕零。却不知,心中亦有着难以抑制的渴望。娴静之时,会被一首古曲撩动情肠,会为一张老照片失魂落魄,会被一首深情的诗歌带去天涯。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经书,只是不同的人生历程,会有着不同的解读。

多么戏谑的人生,当一个人决意为爱情誓死无悔的时候,你怎么忍心告诉他,其实这一生,他注定坐在佛床上,孤独到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经典语录推荐